信件查询

您现在的位置:石泉县人民政府网站 >> 政民互动 >> 监督投诉 >> 信件内容页
来信情况
信件标题: 请求书
来信人: 王贵平 来信日期: 2018-03-01 信件编号: 201803010215588668
信件内容
尊敬的领导您好,我叫王贵平,男,现年49岁,全家三口人,住石泉县后柳镇中坝乡金齐村七组。
 
   请求原因:请求领导能够从百忙之中抽时间为我们平民老百姓处理解决后柳镇府和金齐村委会悄悄擅自在我本人为了生计养家糊口在外务工之时拆除我家房屋及损坏家里物品,导致祖屋被拆我全家人无处安身,露宿靠租房勉强度日问题。
 
事因:我和妻子为了生计长期在外打工莫生计,每年年底才短暂在家待几天。为了生活只能自己想出路,可现在连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也没有了。2016年七月他人给我说:你家的房子被后柳镇府拆了,我赶回家一看,傻眼了,一大院房子全部被夷为平地,房内的物品也全部埋呀,损坏。好好的房子,所有的物品变成一片废区,后面我因为没有地方住去找了后柳镇府领导,镇府领导讲我搬走,有协议,让我去找村干部,我找到了村干部,想问个究竟,村干部说是后柳镇府让办理的,拆迁都有协议我没收到任何文件通知及电话。我要求看协议,村文书这才给我复印了一份,这份协议我从未见过,在我本人未知情允许下协议书签了我的名字按了手印。这种违规操作身为人民父母官应该是给老百姓排忧解难,反倒是成了不顾老百姓的安危了。
 
协议里面有写移民安置这块,前面的违规操做已经形成,但是后面的移民安置这块都是空洞。问题没有得到任何解决。后柳镇府负责拆迁工作的领导和金齐村委会为了自己工作好进展,弄虚作假,做假协议,欺上瞒下,把我们平民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全然不顾。事发后,我都多次尝试和相关领导沟通请求合理解决我的问题。但是后柳镇府不但不予解决问题,还在2018年1月8日给我了一份答复意见书,答复意见书上说:反映的情况都是莫须有。
 
现如今我们只能在女儿亲戚朋友家暂住,我们一天天年纪渐渐大了,要是不能出去打工了,我们在哪住,我也是实属无奈恳请领导在百忙之中看完我的请求书核实。给我们平民老百姓做主。谢谢,感谢。
办理情况
办理进度

王贵平、付国祥你们好:
你们反映“自己原在后柳镇金齐村的土木结构住房不知何时被拆除,且未享受移民搬迁政策,现在无房居住,请求解决”的来信收悉,现将有关情况回复如下: 王贵平,男,现年52岁,原住后柳镇金齐村五组,小地名“鲁家坡”,现住石泉县城关镇新堰村,户籍所在地后柳镇金齐村。 付国祥,男,现年62岁,原住后柳镇金齐村五组,小地名“鲁家坡”现住石泉县城关镇新堰村,户籍所在地后柳镇金齐村。 一、反映问题调查情况 (一)王贵平、付国祥二人列入腾退事实。 根据调查,王贵平、付国祥、王贵祥、王贵林四户原居住的地方自然条件差,不通路,且人户早已经于2012年左右全部搬走,加之土地腾退图纸明确标注了该4户在腾退范围之内。金齐村委会严格按照土地腾退工作程序进行了政策宣传,并征求王贵平、付国祥等四户腾退意见,告知王贵平、付国祥等四户土地腾退补助政策,其4户均有腾退意愿,因此才将原居住在鲁家坡的4户纳入了腾退农户。 (二)王贵平、付国祥反映对房屋拆除不知情问题 经查阅我镇现存金齐村上报的入户核查表及旧宅腾退协议核实,拆除旧房是经王贵平、付国祥二人同意后,才上报申请拆除。 镇社治办工作人员分别于2017年10月13日走访了时任金齐村监委会主任兼金齐村五组组长王贵伦,10月16日与王贵平、付国祥二人当面了解,10月18日到县城长安坝走访了王贵祥,10月23日走访了王贵林,2018年3月8日走访了当时的施工队负责人刘浩,2018年3月10日走访了当时居住在其老房附近的付左恩,同时也详细的了解了当时负责土地腾退项目的具体经办工作人员。 施工队队长刘浩告知:王贵平、付国祥的旧房腾退时间大约为2016年农历冬月初,在房屋腾退前一天,村支部书记曾电话告知付国祥与王贵平二人,要求其二人到场确认。拆除当天施工队人员大约于早上10点左右到达鲁家坡,在付左恩家吃了早饭后才开始施工,并表示付国祥与施工队人员一块吃了早饭后,一同前往施工现场。 到达施工现场后,施工队人员对腾退房屋进行了查看,发现付国祥、王贵平等4户房子为连体修建,若其中任意一户不同意腾退,其他3户的拆房难度都比较大,都腾退不了,加之王贵平的房屋厨房已垮塌,付国祥房内还剩有一个高低柜与一个立柜,为此施工队人员专门确认了到场户主。经确认,当场仅有付国祥与王贵林到场,因现场纠正付国祥姓名里的错字,刘浩表示对其印象深刻。 工作人员还同刘浩了解到,当天王贵平因在广东务工不能到场,施工队通过其兄弟王贵林当场与其进行了电话沟通,王贵平表示自己正房后的吊脚楼没确认腾退面积,不能腾退。付国祥现场向施工队提出要求“将四户房屋拆迁的木料分开堆放”,并表示“屋里的高低柜与立柜太过老旧,现在新房用不上了,一时之间也搬不走,就不要了”施工队自行处理就好了。 2018年3月10日,工作人员再次走访了原居住在王贵平、付国祥老房鲁家坡附近的付左恩。付左恩告知工作人员:王贵平、付国祥已从鲁家坡搬走五六年了,除了每年扫墓平常很少回来,自己现在居住的房屋就是王贵平当时未腾退的旧吊脚楼。拆旧房是2016年农历冬月初三,当时付国祥房内仅有一个高低柜与一个立柜,王贵平的厨房也已经垮塌,到场确认的是王贵林与王贵祥。因自己忙着转移房内的粮食,其它情况不太清楚,但在房屋拆除后看到木料分开堆放了四堆,王贵平的吊脚楼也没拆除。并且在旧房拆除后的第五天,付国祥返回旧宅基地查看时与付左恩进行了交流,付国祥当场并未表示对拆除旧房事项不知情。 综上所述,王贵平、付国祥2人反映对旧房腾退拆除不知情的情况失实。 (三)关于王贵平、付国祥二人反映未享受过任何移民搬迁政策补助的问题。 经调查核实,王贵平、付国祥2户2012年所购房屋位于城关镇新堰村,属私人开发的小产权房,按照2012年陕南移民搬迁政策无法为王贵平、付国祥二人申请办理购房补助。 (四)关于反映土地腾退面积前后不一的问题。 经了解具体负责腾退的工作人员得知,之所以出现面积前后不一的原因,因第一次丈量腾退面积是为镇村自己丈量,包含了农户的院场及垮塌房屋面积。后县核查组在核查丈量时严格按照政策进行丈量,丈量面积不包括院场面积与垮塌房屋所占面积。因此付国祥、王贵平二人房屋腾退面积有所缩减。 二、调处情况 通过工作人员多次与当事人见面与耐心细致的沟通,我镇已给当事人先后答复多次,当事人对答复均表示不满意。当事人反映的问题主要是有几个方面的不满意。一是由于长期居住在城市边缘“新堰村”,老家回不去,新居住地又不能扎根,平时与村上联系少,渐渐的产生了“漂浮感”,对原居住村上的工作不了解、不满意。二是对当前的移民搬迁政策不满意,购买的小产权房没有享受到移民搬迁新买住房补助政策。三是因个人没有享受任何移民搬迁政策,对脱贫攻坚工作有意见。四是对于土地腾退面积核实不接受。 通过工作,王贵祥、王贵林对土地腾退政策及补偿款无异议,我镇已将补助款兑现到其二户惠农一卡通,后期我镇将及时对王贵平、付国祥两户前期因补偿及腾退争议还未兑付的腾退补助进行兑付,保证两户享受应有的政策。 如若王贵平、付国祥2户有搬迁购房意愿,并愿意在政策规定的移民搬迁小区购房,镇村将全力协助王贵平、付国祥享受避灾生态移民搬迁补助,帮助王贵平、付国祥二人解决住房问题。
后柳镇人民政府
2018年3月14日

处理单位:县政府办
处理时间:2018-03-29
处理状态: 处理完